120笑话网

  • 爆笑笑话
  • 搞笑图片
  • 鬼故事
  • 侦探悬疑
  • 故事大全
  • 其它故事
返回首页-可从任何页面直接链接到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开心一刻 >

穿越时空的思绪

时间:2013-12-20 13:23来源: 作者: 点击:
古今故事报旗下现在故事网《穿越时空的思绪》内容简介: ——恩平“举人村”歇马走笔 繁星如海/奔月如舟/隐也悠悠/显也悠悠/一抹清辉照九州。 史河汇海/岁月如舟/来也悠悠/去也悠悠/一韶光脉炳千秋。 心潮似海/思绪如舟/歇马归来/欲说还休/几番欲说总难休……
                                        ——恩平“举人村”歇马走笔
  繁星如海/奔月如舟/隐也悠悠/显也悠悠/一抹清辉照九州。
  史河汇海/岁月如舟/来也悠悠/去也悠悠/一韶光脉炳千秋。
  心潮似海/思绪如舟/歇马归来/欲说还休/几番欲说总难休……
  这几首调寄“路蹒跚”(自度曲)的小令,是日前歇马采风的所写。
  “2006中国乡村游”受旗仪式前夕,笔者走进斐声中外、饮誉古今的恩平歇马“举人村”。在这里,我怀着敬畏而又肃穆、深沉而又凝重的心情,对这条古老而又活力无限的村子进行了一次多角度、全方位的“零距离”接触。深情地触摸那一条条斑驳的麻石古道、触摸那一块块坚实的青砖古瓦、触摸那一株株葱绿的苍藤古树、触摸那一帧帧朽蚀的雕镂古画、触摸那一幢幢参差的旧宅古第、触摸那一方方苍劲的陈字古碑;自然,也深情地仰视那耸立的一树树杆甲旗斗,仰视那显赫的一位位今哲先贤,仰视那一份份辉煌的今荣古誉……
  在歇马,我好像聆听到歇马梁姓氏族先人的良苦与匠心,领略到了歇马梁姓氏族生命长河的邃广与深远,感受到了歇马梁姓氏族精神文化的深厚与蕴藉,也体察到了歇马梁姓氏族业绩的灿烂与辉煌……
  到后来,歇马,把我的心留下了;然而,歇马,也在我的中心留下了一串串穿越时空的思绪——
  歇马归来,寅夜不寐,浮想联翩,剪也剪不断,理也还更乱。止不住联想之舟扬帆飞升,重新到歇马午夜神游一番。
  梦中,歇马静静地向我走来,像一位饱经风霜而又敦厚沉实的长者,慢慢地与我心交神悟,慢慢地向我敞开古老的心扉,最后慢慢地向我坦陈他们的梁姓氏族如何调教与驾驭时光这匹强悍而又暴躁的烈马,成功地趟过历史之河、成功地驰骋现实、成功地走向未来的经验与奥秘……
  是夜也,皓月当空,晴江如练,“江翁号”渡船轻轻地划开平滑的江面,荡漾着深情的涟漪,送我来到歇马渡头。
  喧闹了一天的歇马古村已经“歇”了,复归于一派宁静之中。星辉月影下的古村,如同一匹硕大无朋的老骥,傲立大野,歇饮锦江,以祈翌日更好地向着未来奋蹄。离船靠岸,我把脚步放到最轻最轻,生怕惊动这匹神骏的“歇马”,做不成月夜神游的酣梦。
  月色如昼,景物依稀,自然别有一番韵味。试图较深层次地解读歇马古村心切,顾不得欣赏梁在林诗句书法意趣的挥洒与飘逸,顾不得领悟老曾萼诗句意境的清丽与辽远,也顾不得探究“歇马传说”意味的邃古与深长,更顾不得探求江边鱼篓浮雕意旨的直观与实在,就匆匆移步,踏上象征着科举之路的荣耀与艰辛的“功名路”。
  “功名路”上,一方方沉实的“功德碑”静静寂立,默默无语,我轻抚它们那历数百年风雨洗涤、雷电搏击变得伤痕斑斑的碑体,轻抚地它们或者已经模糊不清、或者依然清晰可辨碑文,好似轻抚一张张饱经岁月风霜镂刻、变得皱纹满面沟壑纵横的苍颜老脸。
  “功德碑”无言,“功德铭”无言,“三年科考磨成举,几多艰辛几多难。”在“举”与“鬼”完全同音的恩州古邑,人们在景仰“举人村”科举成功荣耀的同时,又有谁能体察“举人村”科举成功先人所备尝的艰苦卓绝的科举历程呢?“吃透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挤过比过去形容高考“千军万马独木桥”还“千军万马独木桥”的科场幸者们,无疑是“人上人”了,但他们是如何吃透“苦中苦”的呢?他们在吃“苦中苦”的同时,是否想过自己即使吃透了“苦中苦”也无法成为“人上人”呢?歇马古村的梁姓氏族,在漫长而又崎岖的科举之路上有没有吃透了“苦中苦”也无法成为“人上人”呢?又有多少吃透了“苦中苦”也无法成为“人上人”的人呢?还在有没有又有多少吃透了“苦中苦”也无法成为“人上人”就因此折戟沉沙含恨九霄的人呢?
  歇马,已经辟为“举人村风景区”,随着“中国乡村游”专题旅游的兴起,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们来到这条被誉为“第一举人村”、“著名风水村、”“功名碑林村”、“健康长寿村”、“民俗文化村”、“绿色生态村”和“全国文明村”的古村来旅游。人们在这里寻幽探秘、娱悦身心的同时,又将感悟到什么呢?沉静了几百年的古村“浮”了出来,成为万众瞩目的旅游景点,这将为他们流淌了近七百年的歇马梁姓氏族生命长河增添点什么,而他们流淌了近七百年的歇马梁姓氏族生命长河又将因此而失去些什么呢?积蓄了近七百年的歇马梁姓氏族精神文化底蕴将为此而增添点什么,又将因此而失去些什么呢?显赫了近七百年的歇马梁姓氏族业绩将为增加点什么,又将因此而减少些什么呢?这一切的一切,歇马梁姓先人、梁姓族人和来此旅游的人们是否预见与考虑过呢?此刻,这一切的一切,却如同一串串纷纭的思绪在我心海里不停地翻飞盘旋、不停地萦回往复,像一个个玄奥的无解方程,百思不得其解……
  在“功名路”一角,我久久地踯躅、久久地徘徊,任由江风拂动我的衣袂,也任由江风吹拂我的华发,就是不敢正视那八条被江风吹得噼啪作响的甲杆旗斗。
  “一笛兄弟……”“一笛兄弟……”
  正在思绪百结的当儿,不远处有人用我在虚拟世界与玄幻天地偶尔才用的笔名向我轻声呼唤,心中不禁打了个激愣。月正中天,光影闪烁。循声望去,但见“功名路”的尽头处,站立着一位长须飘逸的老者,正向我招手,就顺从地轻移脚步,向老者走去。走近老者稍一打量,但见这老者鹤发童颜、慈眉善目,却身穿一袭“长纸”,手执一柄折扇,心中又打了个激愣。心道这位打扮怪异的老者,是当今歇马的那一位高人呢?我与他素未谋面,他是如何认得我,又是如何知道我在虚拟世界与玄幻天地偶尔才用的笔名呢?
  饶是写惯了虚拟与玄幻的作品,胆子忒大,也顾不得他是歇马今人“扮鬼扮马”,还是歇马先贤现身。见他身着古装,也学着古人,壮着胆长长一揖到地施礼:“梁老先生,小辈这厢有礼了,日前到贵村采风,因有思绪百结不得其解,故尔踏月夜游,不想惊扰先生清梦,还望见谅……”
  老者微俯身子,伸手扶起我说:“一笛兄弟,无须多礼,你我月夜相逢,也是缘分……”
  近听他声音虽小,却竣朗清切,心中梢息,仍旧心存狐疑惑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我山一笛这一笔名,在现实作品当中,极少使用,先生是如何得知,又是如何月夜一下子认得在下,敢问先生是那一位歇马先贤不弃,星夜垂爱呢?”
  老者格格一笑说:“一笛兄弟,你好无赖,难道就容许你的文字在虚拟与现实之间四处灌水,不许人家点击浏览么,老实说,你小子还真有两下散手,在传统和虚拟介质的作品,我都看过了,要不然,我还算什么歇马古村的老者呢?”
  都是网络惹的祸,想到自己确实曾经将玄幻小说、新编故事和传奇小说发到过文学网站,也就无话可说,转而问道:“先生既然不惜抒尊降贵,月夜来教小子,想必对贵村的一切都有独到的见地,还望不吝赐教……”
  老者笑了笑说:“教字倒不敢说,只是这时你一笛兄弟心中想些什么,老夫倒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听他这么一说,我吃了一惊,就说:“那么,先生请试说我想的是些什么吧!”
  老者略一沉吟,将我刚才的许多思索一一如数家珍,娓娓道来,使我不得不心悦诚服:“先生真神人也,小子倒真的作如是想,只是不知道先生是如何得知……”
  老者微笑着说:“日间你在村里采风之中,就处处徘徊沉吟,知你夜里必来月夜神游,就专门在此等候,你果然依期而至,也不枉老夫一番苦心,如今已界午夜,在这历史与未来交替的时刻,你我缘分所至,也就不必计较虚拟与现实,更无须细论玄幻与真假,就将老夫所知倾囊相受……”
  我一听他如是说,大喜过望,复一揖道:“如此错爱,真是喜煞小子,真不知如何感谢才好。”
  老者平淡地说:“你也不必谢我,我是见年来游客之中,无人如你对本村的历史、现实和未来问题思索之深,才不避浅薄,前来一唔。只是本村是一本厚重的大书,每一块砖础、每一个角落、每一寸土地都充满着故事,要边走边看才更有意思,你可敢随老夫夜游一番呢?”
  我笑道:“我既然来得到此,就做好了夜游的准备,看你慈眉善目、沉实敦厚,即使精灵鬼怪,也不至于害人,我又何惧之有呢?先生请吧。”
  于是,老者在前领路慢慢地边走边说,我形神毕敬地跟着边走边听,踏着月色和露珠,在“功名路”、“教子台”、“烈女碑”、“江翁祠”、“练武台”、“武魁屋”、“进士第”、“秋官第”、“励志园”、“举人巷”等地方游览一番。随着脚步的移动,心中的疑团和垒块也一点点地渐渐解开、渐渐消失,而不觉得月影东移,夜漏更阑……
  猛然间,我想起送我前来的“江翁号”渡船和渡工还在码头等候,就对老者说:“老先生,‘江翁号’渡船和渡工还在码头等候,小子也劳烦老先生大半夜时光,多谢先生解我众多困惑,小生想告辞了。”
  老者说:“好好好,老夫心中所藏也差不多倾泄净尽,那么就送你到码头去吧。”
  我推辞说:“先生还请留步吧,劳先生作陪夜游,已经有点好意思了,又岂敢再劳老先生相送呢?”
  老者笑了笑说:“一笛兄弟,你我得以神交,也是今生前世的缘分,也不差此一送吧。”
  恭敬不如从命,只好与老者携手同到村前码头。
  离岸登船,渡工没好气地启动渡船,慢慢离开了码头。回望码头,老者还深情地向我挥手致意。江风吹动他的长须华发、吹动他那一身教人难以识别什么时代的“长纸”,觉得他像在歇马梁姓氏族谱中见过的歇马梁姓氏开族始祖江翁祖,又像是那位力气与武功都很是惊人的武魁梁开第,还像那位威慑台海的文进士梁元桂,自然,也有点像见到过真人的岭南书法家梁鼎光,还很像那位曾参加过抗日战争的美国空飞虎队员,后来送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两次受到一代伟人毛泽东接见的美国空军准将梁汉一……
  想起还未问老者叫什么名字,就大声问道:“老先生,我还未请教你的芳名呢……”
  老者朗朗一笑说:“我的名字,就是你刚才所想到的,不用我说,你已经知道了……”
  我仔细地梳理了一下刚才的思绪,果真想到了他叫什么名字了。亲爱的读者,你想到了没有呢……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汉字杂谈

    古今故事报旗下现在故事网《汉字杂谈》内容简介: 乙:听说您是学贯中西的大学问家。 ...

  • “同居”风波

    古今故事报旗下现在故事网《“同居”风波》内容简介: 我们办公室里的几位都是“夜猫...

  • 虫虫的烦恼

    古今故事报旗下现在故事网《虫虫的烦恼》内容简介: 这些日子有好几个同学、同事结婚...

  • 全场六折

    古今故事报旗下现在故事网《全场六折》内容简介:哥们军早就说好买单的,所以我也就没...

  • 苦学镜头

    古今故事报旗下现在故事网《苦学镜头》内容简介:《笑写人生》自传体系列幽默随笔 新...

  • 那个清冷的除夕

    古今故事报旗下现在故事网《那个清冷的除夕》内容简介:《笑写人生》自传体系列幽默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