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笑话网

  • 爆笑笑话
  • 搞笑图片
  • 鬼故事
  • 侦探悬疑
  • 故事大全
  • 其它故事
返回首页-可从任何页面直接链接到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感悟人生 >

这才像庄稼人

时间:2013-12-20 13:18来源: 作者: 点击:
古今故事报旗下现在故事网《这才像庄稼人》内容简介: 秋收将完,冬播将始,那个月明星稀的傍晚,我骑摩托出县城来看宽叔。 说“看”有些牵强,说“求”也不过分,我要跟宽叔商量件事,要回被宽叔租去三年的五亩地。 那年去县城做生意,我的五亩地租给了宽叔
  秋收将完,冬播将始,那个月明星稀的傍晚,我骑摩托出县城来看宽叔。
  说“看”有些牵强,说“求”也不过分,我要跟宽叔商量件事,要回被宽叔租去三年的五亩地。
  那年去县城做生意,我的五亩地租给了宽叔,租期五年,说定了宽叔每亩地给我二百斤麦子,剩下的收益全归宽叔。可如今农业税全免了,每亩地还反给200元补贴,现在看来已很不划算,所以我决定向宽叔要回那五亩地,想自己种。虽然在县城的生意还说得过去,但花销也不小,加上在碧水花园刚买了套房子,我手头并不宽裕。再说如今粮食价格也直线上升,五亩地仍让宽叔种,我太吃亏了。
  可是五年期限未满,怎么向宽叔开口呢?我很头疼。知道宽叔爱抽烟,我特意买了两条“红旗渠”。
  宽叔已吃完饭,正吧嗒着烟卷看小品。一抬头见我进来,宽叔又是让烟又是倒茶。把两条“红旗渠”塞在宽叔怀里,我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开口。
  宽叔眯着小眼睛对我笑,笑得我心里发虚。宽叔笑够了,又喷一团烟雾问:“是来说地的事吧?”
  没想到我的心事一下便被宽叔看穿了,我支吾着说:“不,不,主要是来看看宽叔,另外呢,如果您老身子骨还行就继续种,如果有点吃力还给我种也行。”我虚虚地又补充一句,“我、我最近手头也有些紧。”
  “呵呵,还真成城里人了?说话也拐弯抹角了。”宽叔把烟头踏在脚下说,“庄稼人直来直去,这么说吧,宽叔能打能跳,种几亩地还不成问题,不过呢,”宽叔把水杯朝我面前推推说,“不管你在县城做啥生意,生意做多大,说到底还是咱老井人,血管里流着的还是咱庄稼人的血,所以呢,你想种地,宽叔支持你。”宽叔在我手背上拍拍说,“吃咱自己种的粮食,踏实啊。”
  宽叔就这样爽快地答应了,我万万没有料到。但我还是不放心,怕宽叔反悔,让他找那份事前签字画押的契约。宽叔翻箱倒柜也没找到,说:“回头找到我撕了吧。”见我仍不放心的样子,宽叔眉头一拧说:“怎么变得跟城里人一样假惺了?咱庄稼人话掉地上砸出坑,宽叔既然说了就算数。”
  就这样从宽叔手里又接回了那五亩地,播种上了小麦。毕竟契约还在宽叔手上,万一哪天宽叔反悔去乡里一告,我准败诉不可,所以春节回老家过年,我重重地给他带足了礼物。宽叔反手推开我的礼物问:“你这是干什么?宽叔缺吃还是缺穿?”
  宽叔没接受我的礼物,只接受了晚辈对长辈的一个磕头。这让我心里越发不踏实。
  来年的春天大旱,正在生长的麦苗急需浇灌,可村里为数不多的机井忙不过来,我回村了几次也没轮上。那天半夜突然接到春旺的电话,说轮到我那块地了。我说怎么去呀,黑灯瞎火的十几路呢,先轮别人吧。春旺说先轮别人就别想再轮回来了,抢还抢不到呢。我只好连夜摸黑朝老家赶。
  稀里糊涂赶到老家麦地已是两个钟头以后,我急忙朝机井边赶,却一下陷在麦地里,脚上粘满了泥稀巴。奇怪,麦地已浇过水了。绕过去忙朝地头望,隐约看到有亮点在闪动,走过去一看,原来宽叔正蹲在地头吧嗒烟。
  我感激地说:“宽叔,又麻烦你了。”宽叔嘿嘿着说:“麻烦?咱自己的地嘛,麻烦个啥。”
  宽叔的一句话又让我的心提到了喉咙口,我真担心等麦收时宽叔倒算账。宽叔算帮忙还是按自己的地种,日后这账该怎么算?
  麦穗泛香的时候,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那年我从县城找来收割机,准备收割五亩小麦,开到麦田一看,已经有大片小麦被放倒了。放眼望去,宽叔正挥动镰刀在麦田里收割。
  “谢谢宽叔,不用你帮忙了。”我故意提高了嗓门,而且把“帮忙”咬得很重。
  宽叔嘿嘿着笑,说:“不累不累,都用收割机收还算什么庄稼人,这块地我包了,收割、打碾、扬场我全包……”
  我很怕宽叔再说下去,万一他说出“麦子我们平分”我就被动了。我忙说:“我也带收割机了,您就别辛苦了。”
  我示意收割机手尽快下地收割,以便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小麦拉走。
  “唉,都用收割机了,都用收割机了。”宽叔一屁股蹲在地头的树阴下,边抽烟边嘟囔。
  “机械化效率高啊。”为分散宽叔的思想,我故意跟他搭讪。
  宽叔扬了扬手中的镰刀,愤愤地说:“都用器械收割,还要镰刀干什么?还要庄稼人干什么?”
  我突然明白了宽叔的用意,他是放不下手中的镰刀啊。收割机马上要收割完,只剩几垄的时候,我忙挥手让机手停下来,对宽叔说:“这几垄你收割吧,收到的麦子也归你。”
  “你这算什么话?你小看宽叔不是?收割的麦子我亲自打扬,一粒不少全给你。”宽叔样子很生气,却“噌”站起来,像出征士兵一样奔进麦田。
  “这才像农民嘛,这才像庄稼人嘛。”宽叔把臂膀抡圆,镰刀扬得老高。宽叔雪亮的镰刀在太阳下闪着银光。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妙趣横生……

    古今故事报旗下现在故事网《妙趣横生……》内容简介: 经验 一位出租车司机不小心刮倒...

  • 忘恩负义

    古今故事报旗下现在故事网《忘恩负义》内容简介: 吴敬远在省粮食厅待了几年后,凭着...

  • 娘和谁亲?

    古今故事报旗下现在故事网《娘和谁亲?》内容简介: 娘老了,黄土都快掩到脖子根儿了...

  • 门前一地阳关

    古今故事报旗下现在故事网《门前一地阳关》内容简介: 秀婶把头发梳得光光的,习惯地...

  • 招牌错了 生意火了

    古今故事报旗下现在故事网《招牌错了 生意火了》内容简介: 米勒是银环餐厅的老板。这...

  • 海水的诱惑

    古今故事报旗下现在故事网《海水的诱惑》内容简介: 他是一个苦命的孩子,母亲早逝,...